http://www.zgjznet.com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新闻中心 > 我今天讲的所有建筑都是不要脸的建筑

我今天讲的所有建筑都是不要脸的建筑

时间:2017-09-01来源:www.zgjznet.com 作者:中国建筑资讯-建筑门户网点击:
在这样一个城市里面生活,你就会慢慢地认为:哦,每一个空间都有意义是合理的。可是这样真的合理吗?你们踏的每一寸土地都要必须有目的、有功能吗?这是一个问题。 ▼ 点击播放视频 建筑漫步 冯果川 大家下午好,我是冯果川,建筑师。 今天跟大家分享的这

在这样一个城市里面生活,你就会慢慢地认为:哦,每一个空间都有意义是合理的。可是这样真的合理吗?你们踏的每一寸土地都要必须有目的、有功能吗?这是一个问题。

▼ 点击播放视频


建筑漫步

冯果川

大家下午好,我是冯果川,建筑师。

今天跟大家分享的这个题目叫建筑漫步,就是讲建筑里面可以随便溜达溜达。那随便溜达溜达这事值得讲吗?我觉得挺重要。因为我认为建筑里面漫不经心的溜达,它带着一个很宏大的词在背后。这个词叫自由。

这张画大家一看大概能有点感觉,其实就是一个商业街嘛。这个拱廊街大约出现在19世纪上半叶,当时法国刚经历完大革命,城市发展得很快,人涨得很多,于是商业机会就来了。资本家很兴奋,就要打造这种能赚钱的商业空间。

我今天讲的所有建筑都是不要脸的建筑


打造的时候想出了这么一个办法:把原来室外的街道盖上一个玻璃顶盖,这样刮风下雨都不怕,可以一天到晚在里面逛街。

要知道,以前的巴黎其实地面经常是很泥泞的,而这里面很干净。所以这个空间,就是一个非常好的商业性的空间。这个空间跟自由有关系吗?跟自由没啥关系。这个当然是资本投资用来攫取利益的,但是在某些人看来这里面就有别的机会了。

这个人后来被哲学家本雅明挖掘出来,就是诗人波德莱尔。本雅明发现波德莱尔的诗里面提到的拱廊街太有意思了。本来这个空间是忽悠你去消费的,结果有一批波希米亚人,穷困潦倒的艺术家,整天在那里流连忘返、无所事事,但是这些人坚决不消费。

本雅明觉得这太棒了,这不就是自由吗?这个空间预设你干什么,你去了,但就是没干它希望你干的那件事,把别的事都干了。

我今天讲的所有建筑都是不要脸的建筑

本雅明,著有《发达资本主义时代的抒情诗人》等


作为一个建筑师,我当然很容易就想到,如何避免别人来我这儿但不按我设计的意图使用这个建筑。我一定要把他弄到我设定的这个陷阱里面,不让他逃逸出去。但是我的知识分子的立场又教育我不应该这样干——还有什么比自由更重要的呢?

所以作为一个建筑师,你会很矛盾。一方面你想设计别人的生活,一方面你又渴望让别人通过你的建筑获得自由。

有很多建筑师做过这样的努力。这个烂尾楼是法国建筑师柯布西耶画的,他把这个看作是现代主义的宣言:我们今天仍然生活在一个现代主义建筑的时代,而这个时代空间的一个象征,或者说代表,就是烂尾楼。

我今天讲的所有建筑都是不要脸的建筑

大家觉得很奇怪,这么一个烂尾楼怎么能够算是一个空间的代表呢?我们要放到欧洲人的语境里面去看。以前欧洲的建筑都是以墙壁来建立起来的一种空间,欧洲人上千年的历史里面,都是用墙来支撑一层一层的楼板。如果这个墙上开了一个大窟窿,开得太大,这个墙就垮了,楼板和房子就跟着垮了。

我今天讲的所有建筑都是不要脸的建筑


可是这个人,你看他设计的这个建筑什么东西都齐全,唯独没有一样东西:墙。为什么?因为他感受到了这个时代的精神跟以前不一样。这个时代的精神是自由,而墙是自由的对立物,所以他要拆掉建筑中的墙。

所以我们把前面两个案例做了一个对比:你可以看到第一个空间(拱廊街)并不是设定为自由的,而是人们通过自己的实践,通过自己的行为,把它颠覆了,在里面创造出了自由。而第二种(烂尾楼)是建筑师主动地创造一个空间,去呼唤人们心中的自由的意识。

以我们现在所在的深圳为例,深圳这个城市自由吗?在深圳,你要想知道它自由不自由,你可以当一回无家可归者。你试着在这个城市的空间中过一夜,在公园睡一觉,或者到哪个大厦的楼下试一试。很难吧?

在这个城市里面,每一个空间都必须证明它有意义它才能存在,是不是?你们不信就去试试,让哪个空间变得没有意义,或者有一种新的意义。

所以在这样一个城市里面生活,你就会慢慢地认为:哦,每一个空间都有意义是合理的。可是这样真的合理吗?你们踏的每一寸土地都要必须有目的、有功能吗?这是一个问题。

带着这样的问题我们来看一下我们这个团队做的一系列尝试。先看这个案例。这张Google地图上能看到两个建筑,方块是一个档案馆。旁边有一坨模模糊糊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,那是我们设计的一个房子。我想用这张地图让大家看到这两种建筑完全不同的态度。

我今天讲的所有建筑都是不要脸的建筑


这个方块的房子,它有一个很清晰的正立面,这张图上大家看得很清楚了。你想想,这个房子是不是只有朝街的这一面给你看?而且为了让你看清楚,它还留了一定的距离,这个距离可以经常被称作广场这样的东西。

我今天讲的所有建筑都是不要脸的建筑

所以我们就发现,在中国的公共建筑有一个标准的语法,这个语法就是建筑一定要有一张脸,然后你必须要跟建筑保持一个距离来欣赏这张脸。这个规矩背后有什么呢?因为这个建筑是在宣示一种权力的力量、一种power,所以这张脸是精心设计过,来展示这种力量的。

你看我们做的这个房子,前面没有广场,也没有一个正立面,我们称之为一个“不要脸”的建筑。这里面实际上是一个很危险的运作,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我成功了。

我今天讲的所有建筑都是不要脸的建筑

这个建筑在广西南宁,是当地的规划展览馆,旁边是档案馆,这两个建筑都被认为是当地重要的公共建筑。“公共”这个词本来是说大众分享、大众拥有的,但是在中国,这些公共建筑大众其实很少去,是不是?

然而它们占据了城市中非常重要的一些位置,比如说这个规划展览馆。你发现这个馆里面大量的资源占据着空间,可是没有用啊,而它又把一个市民公园给占据了一角。

所以我们就希望通过我们的设计改变这种状态,让市民还能到这里来溜达。于是我们想了一个办法,把这个建筑拍到下面去了,让这个建筑的屋顶变成它所盘踞的这个公园的延续。

我今天讲的所有建筑都是不要脸的建筑


这个公园是一个起伏的山,山的前面是这个建筑。旁边的那个方块为了有一个观赏的距离,残酷地把山挖掉了一大块。而我们这个建筑不但没有挖山,还让山变得更大了。

市民在山上溜达的时候,可以不小心走到我们这个房顶上。他发现这个房顶比旁边那个山更有趣,起伏更多,还有一些莫名其妙的大漏斗、一些坑。政府为什么要挖坑呢?可以思考一下。

这样的一个建筑,你发现它最重要的意义是屋顶,而不再是内部了。所以这就是一个鼓励人们去散散步的建筑,它跟旁边的建筑是不是明显地展示出了一种不同?

这个建筑它没有什么正形,不同的角度长得都有点不太一样,总是在变化。这就是为了打破有一个正立面,一种静态的对权力膜拜的这种逻辑,变成一个鼓励你去漫游的空间。

我今天讲的所有建筑都是不要脸的建筑

因为你一走,这个房子就在变,你觉得特别有意思,最后大家走来走去都没发现门在哪里,我们就达到目的了。反正这个建筑它也不够公共,那干脆就让它的门消失吧。

接下来是我们在深圳做的一个城市设计,但是很遗憾,这个方案并没有被它的甲方看中。这个项目离我们这儿也不远,在留仙洞那里。甲方在那里搞了个巨无霸的大项目,我们就被请去做了一下它的设计。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相关内容
推荐内容